延安必康业绩预减 15亿并购暗藏26亿债务“感染”隐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
原标题:独家调查|延安碧康15亿并购隐藏26亿债务“感染”

资料来源:蔡莲

蔡联(安记者)10月15日,延安碧康发布今年前三季度业绩预测,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同比下降95.01%至96.16%,从去年同期的近4.9亿元降至目前的1870万元至2430万元,并加入医药生物板块业绩差异化的预降阵。

该公司将大幅预减归因于疫情导致的生产、消费和医疗终端诊疗服务有限、市场需求萎缩、成本上升等因素。导致其医药行业和医药业务部门的销售收入下降。此外,刚刚被收购近15亿元的徐州北梦物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北梦物流”)在合并报表后也带来了约8200万的非经营性亏损。

9月17日,北梦物流股东刚刚完成了由名下的徐州北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北松实业”)向延安碧康的变更,正式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

鉴于李宗松也是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这一巨额投资的左右对等收购也是逆着争议和联交所的询价完成的。最大的“挡箭牌”来自于北松实业的赌博承诺:“确保2021-2023年北盟物流累计经审计净利润不低于5.5亿元。如果没有达到业绩目标,转让方北松实业将以现金补偿。”

据彩联记者调查,北梦物流不仅给上市公司带来了约8200万元的非经营性亏损,还“感染”了两笔总计约26亿元的法院强制执行债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收购北梦物流时股权评估的定价基准日为2020年6月30日,8月27日提出强制执行26亿元。即便如此,在9月14日召开的2020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上,延安碧康还是通过了对北盟物流的收购。与此同时,被感染的巨大胁迫量立即盖过了三年的净利润承诺。

并购背后的债务“嫁妆”

8月27日,Xi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正式立案受理两起强制执行申请,北梦物流被列入执行人名单。据彩联记者独家核实,两次强制执行总额近26亿元为“执行公证债权文书”,申请人为华融证券。

公证债权文书是指经过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。当对方未履行还款协议时,债权人可以不经过传统诉讼程序直接申请强制执行。根据有关规定,经公证的债权文书的执行案件,由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。

“这类文件在签署时已经写明,债务人不履行义务或者完全不履行义务时,愿意接受依法强制执行的承诺。一般签署此类文书的金融贷款通常都很大,需要避免诉讼,借款人的资金需求也比较迫切。”一位资深法律人士告诉记者。

据公开信息,在华融证券目前披露的数十份强制申请中,向贾跃亭发放的近8亿贷款,以及曾经的四川股市首富传媒董事长肖发放的逾3亿贷款,均为经过公证的债务文件,但均因强制执行后无待执行资产而终止。

在与北梦物流相关的26亿强制执行人中,还有三名执行人:李宗松和新沂碧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碧康综合体/p”)

在合并之前,北梦物流也是李宗松名下的全资子公司,这意味着尽管有

根据相关司法信息披露制度,李宗松及其名下碧康综合体公司现已进入实施阶段,总负债目标约33亿元,华融证券申请的近26亿份申请是最大的两家;除了已经开始实施之外,李宗松和碧康复合公司在诉讼过程中仍有巨额债务,偿付能力值得怀疑。

所以,未来这26亿股似乎都要落在北方联合物流的肩上,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可想而知。如何评价延安碧康?彩联的记者多次给公司打电话,但对方公布的两条座机的通话都转到了关机状态。给公司发了一封信后,他们等了大约一周,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

碧康情结的演变历史

据彩联记者进一步调查,无论是延安碧康的大股东背负数百亿债务,还是上市公司三年多来占用近45亿资金,最终大部分都直接或间接流向碧康新医药联合体。(详情可参考之前的报道:“记者观察|新沂京开为什么愿意做延安碧康接班人?”)

碧康心医药综合体诞生之初只是一个投资计划30亿元的县域项目,未来6、7年的快速“进化”过程非常耐人寻味。

2011年6月23日,江苏省徐州市下辖的县级市新沂迎来了一位女性“香港商人”:香港碧康药业董事长顾。顾、是延安碧康的实际控制人,现为延安碧康的董事长、法人。

当年,她的调查是以“香港亚洲第一制药有限公司”的名义进行的。据官方资料,当时拟建的项目名为“新沂医药城”,号称“总投资30亿元”,建设内容“涉及板蓝根饮料、大型制药、药厂中间体、专业颗粒剂、包装设施、医药研发、商学院和医学技校等。”。

2011年夏,顾访问新沂时,新沂正处于产业结构调整的焦虑之中。新沂市通过农药工业取得了几十年的发展,但由于产业结构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,新沂市的压力越来越大,转型势在必行。在这种情况下,当地的医药卫生行业被指定为转型过程中的主要发展行业。

因此,经过顾的调查,新沂与碧康的合作进展迅速。两周后,2011年7月3日,新沂与香港亚洲第一制药控股有限公司举行“新沂医药城”项目签约仪式,正式入驻新沂经济开发区。

合同签订仅三个月后,即2011年10月18日,新沂碧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开工奠基仪式举行。

再次亮相时,项目已“包装换”:原新沂医药城改为“新沂碧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”,建设投资方还宣布由“香港碧康国际、香港亚洲第一制药、碧康制药、南益股份、南京同仁堂、武京制药、康宝制药、长庆制药、红杉资本、光大投资、建行国际、SIG uob等机构联合发起

此后,每隔一段时间,项目发布的信息量、内容、联合组织、预计收益等信息都会升级,定位目标会填入相关前沿术语。

2012年真正开工建设时,就表示要“打造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综合性医药产品生产基地。”

2013年,它表示“项目建成投产后,预计三年内销售额将超过200亿元。”

2014年,新沂碧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被列入2014年江苏省和徐州市重点项目投资计划,总投资上升至90亿元。当年,该项目获准使用219亩“p

2017年,新沂发布的《“十三五”新型城镇化规划》中,碧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被列入重大产业和载体项目计划,并“力争成为新沂的‘卫星城’”。

2018年初,xi交通大学与陕西碧康医药控股有限公司签约,Xi交通大学碧康医药研究院联合建设总投资已升至175亿元,声称“全面建成运营后,预计实现年销售收入500亿元。利税80亿元,直接和间接就业3万多人。”

当年名不副实、内容平淡、具有典型县城色彩的医药产业园,一路成长,最终成为新沂一个5000亩左右的世界级工业基地和“卫星城”。

然而,除了华丽的辞藻,其演变的另一个现实是碧康情结不仅成为吞噬数十亿资金、负债累累、前途未卜的黑洞,而且成为上市公司挥之不去的阴影。